第二十章 绝境(1 / 1)

硬吃了伽马机的一波轰炸,再加上浮士德的一发黑暗光环,希尔巴贡虚弱的趴在地上,背上强烈的灼烧感刺激着他的神经。

伽马机里,平木诗织看着现场的情况,明显不是他们加上希尔巴贡能应付的来的,于是果断呼叫增援。

浮士德双手展开,浓郁的黑暗之力从她体内涌出,化作了黑色的泥潭迅速展开,将战场包裹了进去。

“队长!我们需要增援,这里出现了三头异生兽!”

……

周身的空气也仿佛变的粘稠,压迫感无处不在,仿佛是没穿着潜水服下水一样,一时间希尔巴贡的呼吸都紊乱了。

强撑着站起来,背后的灼痛感让希尔巴贡龇牙咧嘴,强敌环伺,希尔巴贡的心也在不断下沉。

以他现在的状态,拼上命去打,或许能换掉两头异生兽,但绝对会死在这里……没人会愿意去死,除非有比活着更重要的事情,需要用生命去完成。

可现在被困在黑暗领域,封死了所有退路,除非奈克瑟斯能及时赶来救援。

可是奈克瑟斯是去消灭异生兽,发射层叠风暴必然要消耗大量的体力,即使赶了过来他们的胜算也不会很高。

那么,既然如此,干脆破釜沉舟,去博那一线生机吧!竭尽全力,奇迹才可能会出现!

颤抖着摆起架势,能量迅速汇聚到双拳之上,胸口的彩色计时器因为身体的创伤和能量的大量抽调而闪烁起红灯。

“啊嘞嘞,明知是必死的局面,不但没有逃跑,反而向我走来了吗?”

看着抱着视死如归的气势迈步向自己走来,浮士德戏谑的开口。

说话的同时抬手释放出黑暗粒子之羽,浮士德攻其不备,打算以此牵制希尔巴贡,然后让两头异生兽上去围殴。

伽鲁贝洛斯表示拒绝,并打出了一发火焰弹。

诺斯菲尔:……

“嗷吼——”

庞大的身体发出的咆哮声震耳欲聋,希尔巴贡直接挥舞手臂,像甩鞭子一样抽向飞来的两道攻击,纵使手臂上如同被焚烧的痛苦也没有让他停下脚步。

无视了在面前畏畏缩缩想上又不敢上的诺斯菲尔,希尔巴贡锁定着伽鲁贝洛斯,打定主意要先杀了这个残血。

虽然在场中浮士德的威胁是最大的,但自己怪兽的身躯可完全比不上对方类人的身体灵活,只怕会被当风筝一样溜。

看着希尔巴贡朝着自己不断逼近,连续吐出的火焰弹全部被希尔巴贡挥手挡下,精神幻象又无法突破对方的精神防御,三大手段废了两个,两头狗凶性也被激了起来,直接向着希尔巴贡扑过来。

天空中,平木诗织因为数次被伽鲁贝洛斯的幻象干扰,两次都打在了希尔巴贡身上。此时看浮士德在边缘ob,没有加进战圈,干脆把活力倾泻了过去。别管打没打准,能不误伤就行。

飞机的骚扰让浮士德烦不胜烦,直接把注意力从希尔巴贡身上转移到了伽马机上,一道道黑暗粒子之羽从手掌中飞出,然后被飞机惊险的闪开。

……

一拳砸在两头狗左边的脑袋上,让它张开的血盆大口离自己远一点,身后尾巴一扫,正中诺斯菲尔的腰子,把它砸退了几步。

讲真,伽鲁贝洛斯的传染性咬伤非常麻烦,一但中招战斗力直接下降至少一半,所以太一还是要非常注意的。

余光一扫,眼见铬金切斯特伽马号成功缠住了浮士德,虽然被黑暗粒子之羽追的岌岌可危,但还能勉强坚持。

得拼命了……

竭尽全力的从体内榨取每一丝能量,全部汇聚在右拳上,这一击,贯穿星辰!

重若千钧的拳头狠狠招呼向伽鲁贝洛斯被毁掉的那个头的位置,那里之前失去了分解之力的压制,巨大的伤口已经出现了愈合现象。

只要这一拳打实了,这一击的能量绝对足以将伽鲁贝洛斯分解的渣都不剩。

“嘭——”

在希尔巴贡惊骇的目光中,这倾注全身气力的一拳在即将轰上去的时候被一层无形屏障挡了下来。

“咔嚓——”

僵持片刻,希尔巴贡依旧打碎了这层屏障,可这一拳的能量被护盾抵消了大半,打在伽鲁贝洛斯身上,却只是溅出大片的火花,以及一个血肉模糊的拳印。

希尔巴贡的心彻底坠入谷底。

刚才那道屏障显然不是浮士德所放,伽鲁贝洛斯和诺斯菲尔也没有这个能力,那么只可能是一个人——黑暗梅菲斯特,或者说,沟吕木真也。

一种阴冷的感觉爬上心头,面对三个强敌,还有一个玩阴的躲着准备搞事,边上那个幕后大boss表现的跟正常人没什么区别,却无时无刻不给人以巨大的压力。

太一感觉自己心态崩了,举目皆敌,唯有诗织小姐姐的胸怀尚有一丝温暖。

背后传来钻心的刺痛,是诺斯菲尔一爪子插进了被浮士德破防的区域。

脑海中一片眩晕,希尔巴贡奋力前扑,尾巴借着扭身的力量从身后扫过,重重拍在诺斯菲尔腰子上。

只是在体力几乎耗尽,身体受到重创的状态下,这一扫力量不足,没能击退诺斯菲尔,反而被抱住了尾巴,向着后面使劲拖拽。

眼前已经有些模糊了,些许光粒子在眼前浮动,那是变身状态下自己的血么?

身体仿佛变的轻飘飘的,是失血过多的现象吧?手臂被伽鲁贝洛斯抓起来了,看样子它还没放下咬我一口的打算啊……

两头狗似乎也怕自己的牙口不够破防,特意挑他挡开火焰弹的地方,那里已经被数次的超高温灼烧的一片焦黑,与银龙银色的皮肤截然相反。

泛着红光的野兽粒子随着伽鲁贝洛斯的尖牙的刺入而涌进希尔巴贡的身体里,强烈的疼痛刺激让太一略微清醒一下。

就此放弃可不是太一的作风,哪怕是死他也要在对手身上咬下块肉来,否则都辜负了他身怀的力量。

拼尽全力抽回手臂,也把死咬着不松口的伽鲁贝洛斯拽到了眼前。

它左边头颅的脖颈正好怼在希尔巴贡脸前,虽然从没有咬人的经历,但希尔巴贡仍旧麻利的张开大嘴,利齿带着恐怖的咬合力贯穿了伽鲁贝洛斯脆弱的脖子。

受到疼痛的刺激,双方咬死不松口,反而逐渐加大着力量,终于,随着咖嚓一声脆响,伽鲁贝洛斯脖颈的大半血肉被希尔巴贡狠狠的撕扯下来,发光的双眼都似乎染上了丝丝血色。

最新小说: 关于我成为赛马这件事 美食俘虏里的收藏家 回忌 极限斗罗,开局抱走密室比比东 斗罗:开局举报唐三拥有双武魂 四合院之开局截胡娄晓娥 斗罗之天赐魂环 斗罗:污蔑我邪魂师,灭了玉小刚 人在海贼领域展开 洪荒:刚成金仙,收徒女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