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重伤(1 / 1)

艰难的抬起手臂,奈克瑟斯发出一道粒子剃刀,随后便彻底支撑不住,巨大的身体虚化消失。

粒子剃刀和三架战机一起呼啸着轰击在拜格巴尊的身上,火星四溅。大甲虫没能保持住自身的稳定性,从半空中坠落,溅起漫天烟尘。

“立刻追击,不能把异生兽放走!”

“了解!”

然而,当三架战机赶到,烟尘散去之后,原地只留下一个深不见底的巨洞,谁也没有想到,这头狡猾的异生兽不仅可以飞天,还能够遁地。

“可恶,被它跑了!”

“异生兽震动波消失了,夜袭队检查一下还有没有幸存者,然后收队吧。”

作战指挥室里,吉良泽优捏着眉毛,无奈的下达着指令。

……

密林中,点点光粒子汇聚,形成姬矢准的身体,满身伤痕,腹部更是有一个血洞正缓缓的溢血。

一只手死死的按住腹部,指间不住的渗出鲜血。姬矢准强忍痛苦,另一只手颤抖着掏出能源爆破枪,对着天空开了一枪,随后再也坚持不住,陷入了昏迷。

能源爆破枪,是除了进化信赖者以外,姬矢准作为奈克瑟斯的适能者的另一件装备。既能作为武器保护人类状态的适能者,也能用于召唤神秘的“石之翼”。

当孤门一辉和西条凪顺着探测器的指引找到这个地方,正好看到了陷入昏迷的姬矢准。

腹部与先前奈克瑟斯并无二致的伤口无声的告诉两人,这个躺在地上的男人,正是先前被他们无情背刺的巨人。

没有来得及多想,见到副队长掏枪的动作,孤门急急忙忙挡在前面。

“副队长,你干什么?!”

“让开!”

西条凪冷冷的目光没有在孤门身上停留一瞬,而是死死盯住地上对这一切毫无所知的姬矢准。

“异生兽必须被消灭,现在是它最虚弱的时候,让开!”

“副队长,你看清楚!他是人类啊!”

“不,他已经不是人类了……”

意味深长的话音未落,西条凪闪身让过孤门,对着地上的姬矢准连续扣动扳机。

然而,就在孤门惊怒的眼神中,迪外特长枪的攻击被一层看不见的屏障弹开。

“什么?!”

西条凪不可置信的盯着那从虚空中浮现的异形石柩,看着它发出一道神秘的光线,将姬矢准收入其中,身上散发出五彩的光芒。

不同于西条凪对石之翼保持着警惕,孤门大胆(或者说是莽撞)的上前,好奇的摸了摸其粗糙的外壳。

石柩轻轻一颤,以一种完全违反物理规则的形式一飞冲天。

震感让孤门控制不住的后退两步,面前景色瞬间天翻地覆,一个陌生的异国少女正在密林中四处张望着,炮火在其身边炸开,映照出其惊慌的面容。

明明是个陌生的人,却给人以一种奇怪的亲切感。

少女似乎在寻找什么人,呼喊着,可孤门却始终听不清那个名字。

少女转过身,看向了孤门的方向,脸上显露出惊喜的神色,向着他奔来。

“轰——”

一朵生命之花就此凋零,孤门的眼前也渐渐黑暗下去。

“孤门队员!孤门队员!”

当孤门睁开眼睛,看到西条凪焦急的摇晃着他,不知为何悲从心来,让他无语凝噎。

“你怎么那么莽撞!敢随便触摸那种危险的东西!”

见到孤门睁眼,西条凪送了一口气。虽然这个新队员总是跟她对着干,但要是孤门出了事,她这个一起行动的副队长是要第一个负责的。

“……我没事,那个东西呢?”

“飞走了,速度太快,我们没有追踪到。”

……

石之翼隐匿了身形,从空中略过。其内部有个亚空间,能够加快身处其中的适能者新陈代谢,从而起到快速疗伤的作用。

但是石之翼的疗伤效果有诸多限制,姬矢准只能先以此止血,正确处理伤口之后再使用石之翼的疗伤功能,否则伤口愈合后可能引起一系列问题,比如异物残留……

……

空中传来一股微妙的震动,太一若有所感的抬起头,却什么都没看见。

“根来先生,电话还是打不通吗?”

工具人林尘一边开车,一边漫不经心的问道。

后座,根来甚藏放下传来忙音的手机,心中有一丝不妙的预感,准会不会出事了?因为那个秘密被灭口了?

“前面就是了,我先下车过去。”

根来焦虑起来,虽然知道自己是在瞎想,却越想越觉得是这么回事。

……

逼仄的楼道里,太一皱着眉头问,“他就住这种地方?”

姬矢准不是他最喜欢的角色,但绝对是他最敬佩的人,想当初那个世界,一提起准哥,谁不得比个大拇指,来一句“准哥真男人”,现在看来,或许还要再加一个“准哥真难人”。

根来苦笑着,没有应声,抬手敲了敲门。

太一凭借被光强化后的听力听到了微小的脚步声,似乎声音的主人极力控制着自己的脚步,不想被人发现。

脚步到门口处停滞了数秒,似乎正透过猫眼观察着外面。

“根来先生,请不要再纠缠我了,我真的不知道你说的什么秘密。”

低沉的男人嗓音从门后传来,似乎并不打算开门。

太一沉默,看来自己高估了根来和姬矢准的关系。

侧身让过根来,太一站在门前,“姬矢先生,因为想要和你谈谈,所以我拜托根来先生来寻找你,我叫源太一,我想您应该不会让我们一直站在外面吧?”

姬矢准暗道麻烦,他才刚从石之翼里出来,还没来得及处理伤口就被找上门了。

“嘎吱——”

半晌,铁门打开了一个缝,“请进。”

“感谢。”

然而,当太一见到姬矢准的第一眼,职业素养提醒着他,对方正在承受莫大的痛楚。

“你……受伤了?”

太一试探着问道,看到姬矢准瞬间警惕起来的眼神,连忙解释道,“不要误会,我是一名医生,这只是我的经验判断。”

姬矢准沉默片刻,“能麻烦你帮我处理一下伤口吗?”

最新小说: 关于我成为赛马这件事 美食俘虏里的收藏家 回忌 极限斗罗,开局抱走密室比比东 斗罗:开局举报唐三拥有双武魂 四合院之开局截胡娄晓娥 斗罗之天赐魂环 斗罗:污蔑我邪魂师,灭了玉小刚 人在海贼领域展开 洪荒:刚成金仙,收徒女娲